蚊滋

完美世界的彼方[PSYCHO-PASS同人]——27(上)

冰之境界:

#27 游乐场


当!


子弹打到被腐蚀的锈迹斑斑的金属上,发出刺耳的悲鸣。


骑在摩托车上的狡啮和槙岛眼睁睁看着长谷川涉逃进了一个废弃的停车场里。


毋庸置疑,他们也追了进去。


摩托车一路飞奔,开足马力驶向深不见底的地下。


刺啦——


“这是怎么回事?”


被迫将车停了下来,狡啮环顾四周,紧皱的眉头表示周围的景色可不像傍晚的夕阳那么美好。


通过移动终端分析了这里的地形,槙岛微笑,笑容里平添了几分赞赏。


“看来长谷川涉很会逃啊,这里是最适合玩猫捉老鼠的地方了。”


“什么意思?”


下车的同时,槙岛将移动终端递给狡啮,回答:“这个停车场已经废弃很久了,在那之后又建了一个室内游乐场,当然最终也废弃了,所以……”


朝正前方扬了一下下巴,一对金瞳流露出玩味的目光。


“原来如此……怪不得这里看起来这么古怪。”


狡啮所说的古怪指的是眼前这一大片黑压压,像极了恐怖电影拍摄现场的布景——


游乐场——


沉睡在历史长河中的这些破铜烂铁正在被狩猎所染上的血腥味唤醒。


“游乐设施这么密集,看来是没办法骑摩托了。”


这样说着,狡啮将摩托车停在了靠墙的位置,迅速为手枪上膛后,将枪紧紧握在右手里。


而身旁的槙岛也十分应景地拿出了那把在他离开安全屋时顺手牵羊的剃刀。


“槙岛你!”


“只是用来防身而已,你不用这么紧张。”


轻描淡写地用笑容应付狂瞪眼的狡啮,槙岛在非常认真地考虑,下次再借用剃刀时要不要留一张欠条在洗手间。


地下阴森森的,缺乏光线膜拜的这里,看上去如同一块巨大的埋葬了无数钢铁昆虫的墓地。每一个游乐设施都在漫长的被忽视的状态中逐渐扭曲、变形、退化,最终只能以这样恐怖的形态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


深吸一口气,就在狡啮和槙岛即将步入名为“游乐场”实为“鬼屋”的地方时,突然,移动终端响了起来。


弹出来的屏幕中,那张证件照熟悉的令槙岛露出会心一笑。


“看来我们两人已经被当成一心同体了呢!”


没理睬槙岛的打趣,狡啮抢过移动终端。


“宜野!”


“果然!狡啮,你是和槙岛在一起吧?我们刚刚赶到长谷川涉的别墅,里面惨烈的状况别告诉我都是你的杰作。”


移动终端那头传来宜野座不满的声音。


惨烈的状况?


狡啮带着疑惑的视线瞥了一眼槙岛,换来的只是一副“他们活该”的表情。


这家伙……真是太危险了……


注意力很快收回到和宜野座的通话上,他半开玩笑地问:“宜野,你这究竟是指责啊还是感谢?”


“哪个都不是!我是在警告你,别忘了你现在不是警察!”


“是、是!”


一边和槙岛谨慎地向前移动,狡啮一边保持着和宜野座的通话状态。


“你们现在在哪里?不要擅自行动!”


“明明都不是监视官了,态度还这么高高在上啊!”


槙岛突然凑近移动终端,漫不经心地揶揄道。


“你……槙岛……”


猜得出移动终端另一头的宜野座会因这句话变得多么窘迫,槙岛不由得心情大好。


“你不欺负公安局的人就不甘心么?”


身旁传来狡啮的话语,脸上虽然面无表情但声音听起来却和训斥无异。意识到自己势单力薄,槙岛悻悻地叹了口气。


“果然你还是更偏向以前的同僚啊!”


“我只是就事论事。”


“你们两个给我适可而止!”


一声怒吼,掐断了狡啮和槙岛之间的打情骂俏。


“我没空听你们斗嘴,快告诉我你们现在在哪?长谷川涉是不是也在?”


不经意地和槙岛对视一眼,狡啮点点头,将详细的路线和地址说给了宜野座。


“好,我明白了,我们现在就赶过去,在那之前你们不要轻举妄动!特别是你,狡啮!”


被宜野座再三叮嘱,狡啮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啊啊,我知道啦,你要说多少遍啊!”


“看来在公安局眼中,你比我要叫他们操心的多呢!”


槙岛忍不住调侃了一句,立即遭到了狡啮的白眼。通话完了,关闭移动终端后,他们两人继续朝张牙舞爪的黑暗深处走去。


“说起来,长谷川涉在往这里跑时好像没有一点犹豫呢!”


“你想说什么?”


“你懂的。”


扁扁嘴,长出一口气的狡啮不由得紧了紧握着枪的手指。槙岛的话仿佛是在印证他的担忧,看来不仅仅他一个人有这种野兽的直觉。


“不出意外的话,这是个陷阱吧!”


“同感呢!所以才更有趣不是么?”


槙岛微笑,金瞳里闪过一瞬间的享乐。一直以来他都是作为旁观者,扮演着游戏策划人的角色,没想到现在竟然和当初互相狩猎的男人一起成为了游戏的玩家。


绕过断了头的旋转木马,狡啮迅速侧身,伸出去的枪口底下,什么都没有。


“这样效率太低了呢,要不要分头行动?”


百无聊赖地摆弄着剃刀,槙岛如是建议。


“不要!”


狡啮的态度异常决绝,连半秒钟的思考都用不上,几乎是在槙岛话音落下的同时否决了这个提议。


“难道说……你信不过我?”


“我信不过的是长谷川涉的陷阱。”


“原来如此……”


听到狡啮这样说,槙岛眼底的那抹金色亮了起来。


这个男人,在担心他。


正这样想着,突然,手被狡啮攥住了。


“嗯?”


“不要从我身边离开!”


映入眼帘的侧脸像是刀斧砍凿一般,刚毅又严肃,冰冷的如同一座无血无肉的雕塑,然而,那只手,却温暖的不可思议。


这温暖,直达槙岛心底。


“我,有不好的预感……”


狡啮口中不好的预感也感染了槙岛,诡谲的地下游乐场明明吹不进来一丝风,可每一个根汗毛却分明被一股危险的气流牢牢裹住。


交握在一起的两手,握紧了。


“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浑身一个激灵,突然响起的电子音奸笑好似飘荡在废弃游乐场里的幽灵,狡啮和槙岛当即循声扭头。就在这时——


轰隆!


“危险!”



评论

热度(20)

  1. 蚊滋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
  2. 尛尛尛尛敏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